艺术产品经理曾熙:OnePlus 骨子里有种颠覆者基因
2017.09.25 11:10 By: 一点资讯 刘冬宇
  • 33768

法国时间 9 月 19 日,OnePlus 联合法国艺术大师 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 在巴黎发布了双方跨界合作——“Callection”系列,包括一台 JCC 特别版的 OnePlus 5 手机,以及一系列周边服装配件等。

▲ OnePlus 5 JCC 特别版

Castelbajac 曾被纽约时报誉为“反流行教父”,拥有长达 40 年的艺术、时尚领域经验。他曾为麦当娜、Ladygaga、“侃爷” Kanye West 甚至天主教教皇设计服装,与Andy Warhol 等著名艺术家合作,也跨界涉足与 Smart 汽车合作,曾经将巴黎机场候机楼的整个外墙都做成了涂鸦。

▲ 1997年,教会礼服

▲ 2004年,奔驰Smart汽车

▲ 2015年11月,巴黎奥利机场

从上世纪 70 年代起,鲜明的色彩和充满童趣的设计就成为他最突出的个人特色,他用这种充满情趣的方式表达对“无聊”的不满;这样说来,手机行业目前也是够无聊的,枯燥的颜色和冷冰冰的机械感,让 Castelbajac 来改造一款手机,他能做成怎样?

▲ 1973年,扇形袖披风

有趣的是,一点科技得知 OnePlus 与Castelbajac合作的项目负责人,是位艺术博士出身的产品经理,在与全世界第一流的艺术家合作中,除了这份产品,OnePlus 还能为大家带来什么?我们专门采访到曾熙博士,听听科技与艺术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以下为访谈实录,经一点科技编辑。

▲ 左:法国艺术家 Castelbajac,右:OnePlus 产品经理曾熙

作为一个艺术领域的研究者,为什么会选择加入 OnePlus  这样一个科技企业?

“我觉得 OnePlus 骨子里天生有一种颠覆者的基因,Never Settle 的品牌理念就注定它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品牌,它敢于做与众不同的事,总有别出心裁的想法。可能是艺术者的天性,我也不喜欢被束缚。OnePlus 创始人虎哥是一个很开放的领导者,他允许我们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做一些很酷事情,这些可能是我去其他公司不一定能被给予的机会。”

“另外还有我自己的判断,我认为有想法的产品是一种可以伴随更多人的艺术,它不仅在博物馆或画廊,而是真正在观众的生活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从稳定的艺术研究者转做产品经理,因为我相信产品是 21 世纪最好的艺术表现形式。这种东西学校里肯定是学不到的,所以我希望以我的亲身经历,把艺术背景能带到这个行业里去,做些探索。”

“比如刚加入 OnePlus 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产品——当然我把它称为作品——OnePlus 天气,比较好地诠释了我当时的思路,找到了科技跟艺术的平衡点,有用的同时又能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比如下雨的天气也能让你感到愉悦,这种感官刺激可能是我们这个行业现在比较被人忽略的地方。”

▲ OnePlus JCC Never Settle T恤

Castelbajac 和 OnePlus 是怎样的合作?

“之前 OnePlus 跟 colette(一点注:法国著名时尚买手店,一加曾与其合作首发、定制产品包装和做线下快闪店等)合作,也是一种机缘巧合,慢慢就会有更多的设计师、艺术家进入到我们这个圈子,尝试接触。可以说是我们选择了 Castelbajac,Castelbajac 也选择了我们,刚好我们就一拍即合立马决定做一系列产品表达双方不满足于现状的思想。虽然我们行业不同,但不代表我们不能一起去做一些探索。”

Castelbajac 以往没少跟大牌们合作,Lady Gaga、Beyonce、马爹利、Smart之类的,他肯定也跟一加提了很多要求,技术层面怎么满足他想要的东西?他的需求可以满足吗?怎样做到平衡?

“Castelbajac 和 OnePlus 之间的合作最难的地方在于,OnePlus 5 JCC 特别版不是简单地和艺术家联合贴 logo 的跨界,这是一款真正将科技与艺术完美融合的产品——在有效地完成大规模生产任务的同时,还必须做出精湛的细节和艺术感来表达品牌的态度。”

“作为一名产品经理,我必须要在每个方面做出平衡。我的职责就是要帮助 Castelbajac老先生帮我们把这个故事更好地诠释出来,在这之前我必须要让他知道我们的界限在哪里——画画你总不能画出画布的范围吧——我一定会让画布尽量地大,但是我也需要告诉他,超出了这个范围,它就不是一个产品了,而是一个非常怪异的东西。可能我的背景也会对我很有帮助,在艺术和产品之间,我明白就是要让更多人看到,你就会面临更多的限制,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比如有时候, Castelbajac 他本人的想法是天马行空的,他曾经想要每一台手机的包装盒都是不同的 JCC 系列作品,这个时候我需要有产品的经理的理性告诉他,需要完成大批量的生产定制我们需要换一种方式表达。而对我们产品和开发团队的时候,JCC 的一个设计做出来了,他们可能一开始不能理解为什么单独按钮需要单独喷涂成一个颜色,工艺难度和成本会增加,而这个时候,我需要发挥我所学艺术领域的知识判断这么做的价值同时影响团队。”

▲ Callection 系列巴黎发布会现场手机包装盒展示

我想这也是公司让我接手这个项目的原因,是希望能确保双方的科技和艺术价价值系碰撞下找到一个平衡。一方面,作为一个艺术研究者,充分认识和理解艺术家想要通过外在设计表达的内在想法,以及他从艺术的角度对产品提出的要求;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理性的产品经理,我要确保产品不会脱离实际太远,要为更多的人所用。很多公司做过跨界合作,也有很多找过牛逼的艺术家,但是往往失败于中间的平衡环节。

艺术感性、技术理性,那 OnePlus 是怎样的品牌形象?

“坦白讲,OnePlus 有非常技术理性的一面,它把它不将就不妥协的精神放在专业性上面——比如‘极客’这种表现。但我不得不说技术专业、极客的形象并不能完整表达一加的形象。”

“我之前读了一本书,叫《黑客与画家》,硅谷之父(一点注:保罗•格雷厄姆,硅谷创业之父,著名科技创业公司孵化器、投资公司Y Combinator创始人)写的,他就把黑客和画家作类比,他认为黑客与画家都是最具有探索精神的一群人,其实这正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无论是艺术还是极客,都是我们去讲述‘Never Settle’这个故事的载体。并不是说我们就要进军艺术界或者时尚界,而是极客或者画家,他们那种对现状很不满,不断去探寻他所认为的答案,这种精神与我们非常相符。”

“现在的 OnePlus 不是纯理性或纯感性的企业,如果非得给这个形象下个定义,我认为OnePlus 是最理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最艺术的极客。我们不走寻常路,但也不走极端,我们一直在这个中间点里面游走,试图找到一个平衡,就像高空走索,找准你的位置,才是最艰难的,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调整自己,促使自己进步,这就是不将就的意义。”

Castelbajac 认为这次的产品如何?有什么评价?

“我上个月带了很多产品原型过去给他,他也提出了很多意见,总体来说他非常非常满意,他也非常惊讶,说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质量如此之高的产品,尤其是OnePlus 5 本身,三个按键的颜色和后壳镭雕的精细度,他当场就用这个词来形容,说手机非常‘性感’,我想这应该是达到了非常高的标准,他才会这么说。”

OnePlus 一贯以来都是北欧简约风,Castelbajac 老先生却非常前卫大胆,在设计过程中有什么需要磨合的地方?有没有颠覆一加的以往或 Castelbajac 先生之前的设计?

“这个问题相当好。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互相颠覆的话,那也不能说是一个成功的项目。我们就在追求互相颠覆、互相启发,虽然我们看上去在视觉语言上有一些出入,但实际上我们追求的还是要回到刚刚的点,我们‘不将就’的方式不一样,但不代表我们是谈不拢的。我们为了这个相同的目的,尝试的路径不一样。”

“其中有一个细节,这次合作里所有的配件,T恤啊,购物袋啊,它的包装盒上面是没有字的。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非常惊讶,一再向他们确认,是你们发错了文件吗,还是它上面本来就是没有字的。他就回了句,确实没有字的。当包装盒打出来的时候,天啊,它真的非常性感,六面都没有字,只是一个用手涂填充的色块而已,他选用了他最具代表的几个颜色,红色,黄色,蓝色,白色和黑色。”

▲ Castelbajac在无字的产品包装盒上绘图

这样大胆的产品,跟主流手机有特别明显的对比,怎么看待这种个性设计?毕竟大家对主流手机的认识不是这样,而是简约、高端、保守的设计就好了,大家的意识还在这。

“Castelbajac 本来就是「反潮流教父」,那么如果在手机圈中简约、高端、保守是潮流的话,我们为什么不能做一次反潮流的事情?这就是我们 OnePlus 的核心理念,Never Settle。可能普通用户看来这是「个性」设计,但是我更倾向于这是一种「合理、正常」的设计。大部分手机为了取悦大部分人牺牲了手机自己的「正常」,你可以想象一个全世界人都穿一样衣服的世界吗?设计、时尚、潮流、艺术,都是非常成熟的行业,怎么样把这些成熟行业的方式带到手机行业,是我们现在想要探索的,和 Castelbajac 合作的项目只是开端而已。”

Castelbajac 的风格非常大胆前卫,有没有学到一些他的思路?有没有想以后在处理 OnePlus 的产品时会不会借鉴到?现在的工业设计都够无聊的。

“在特别版上面我们会尽可能做出探索。我相信在这个手机发布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手机上会同时会有三个不同颜色的按钮的,也没有一个在后壳上有这么大面积镭雕工艺的,这都是我们需要想办法解决的,Castelbajac 在特别版上给我们的启发非常多。对未来的影响的话,风格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它随着时代会改变。要表达一种价值观,在当代需要用怎样的风格,这需要做取舍。Castelbajac 选择童趣的风格,但十年前的童趣和今天的童趣也是不同的,他的风格也在不断演化。”

“风格是一种双刃剑,设计可能会让你更有识别性,但也可能会限制你的创意。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它是可以解决问题的,只要能解决问题的设计,我们都愿意尝试;如果只是一个好看的风格,我们只是去抱着这个好看的风格,从而做出很多牺牲,这可能不是我们想要的。所以未来如果看到我们的产品跟十年前不一样,那也不用吃惊,那只是视觉上面,我们想要表达的内核还是不变的。”

以你独特的经历,一位艺术博士出身的产品经理,你对 Callection 这个项目感觉如何?

“感觉非常愉快。首先因为有这次机会可以和艺术界的前辈接触和学习,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能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一些非常不一样的视角,这正是目前中国科技企业欠缺的一点东西——大家会更多地把产品当作一种满足功能需求的东西,但我们从这一次的合作里挖掘到最重要的是,产品要关注用户的心理需求。我相信 OnePlus 可能是在这个行业里第一家关注心理需求的企业。”

“我们相信 21 世纪产品是艺术品的新形式,产品可以承载创造者的精神和哲学,比起传统意义的艺术品,产品也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传播范围更广——所以不能说产品是艺术的新形式吗?这正是我们在探索的。”

(本文根据媒体 一点资讯 的文章《一加为什么要找一个艺术博士做产品?》(作者:刘冬宇)整理)

Never Settle.

0/150
  • 全部评论(13)

  • 我的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