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虎特访丨慢一点,但心里踏实。
2017.02.06 16:24 By: OnePlus博客
  • 52801

720

2016年, OnePlus 聚焦再出发,扎扎实实地向前迈进。旧年的最后一周,刘作虎在内部讲话中再一次强调“做好产品”。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是好的产品?怎样才能做好的产品?产品和营销如何去权衡…… 2017 新年伊始,带着大家现在关心的问题,以及未来的期待,我们走进他的小办公室,进行了一次深入而细致的特别访谈。

1. 如何才能做出一款好产品?评价一个产品满意不满意,主要有哪几方面的维度作为参考?

刘作虎:要做好一款产品,就要从用户角度出发,抓住用户的痛点。首先是设计,一个手机如果不漂亮,还说什么好的体验呢?用户体验是多维度的,是使用你产品的一个整体体验过程。一个产品拿出来都不意思,肯定是一个不好的体验。拿在手上不舒服,肯定也不是很好的体验,设计是第一重要的。第二是拍照,大概在 4 年前,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错误的观念,说智能手机应该更智能、更极客啊 …… 其实不是这样的。用户拿起手机还是想怎么样拍照拍的更好,拍照其实是用户的痛点。第三个是系统的流畅度。不要做太多功能,用户用的舒心,流畅,不卡顿才最重要。海外用户非常喜欢氧 OS,就是流畅,你不要让我操心。国内用户觉得功能少,后来我也碰到一些国内用户说,刚开始觉得氢 OS 很简单,功能少,刚开始可能不习惯,但用一段时间下来发现没什么需求。你说现在人每天用手机,其实都是那些应用,但你怎么保证系统的稳定,流畅,不卡顿,这个其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在整个 16 年就是要打好这个基础,系统上锦上添花的事情我们后面可以慢慢在做。这个没什么关系,不会造成用户的抱怨和不满,但你基础的东西都没做好,你买有些手机回来就卡顿啊死机啊,用户当然开始抱怨了,所以说我们要抓住用户痛点。

2. 以上的判断是来源于数据调研吗?

刘作虎:不要过于依赖用户调研,更多时候是自己的一种直觉,这种直觉也不是天生的,是来源于用户交流。昨天晚上开会还说了,希望团队多去接触用户,多跟用户直接面对面去聊。因为这是一手信息,跟用户聊的过程中,用户的表情啊,说话的用词啊,你可以从中洞察到某些东西。如果你只看调研报告只是二手信息,你是没有感知的。做一个产品怎么去跟用户面对面去交流,有的需求用户其实说不出来,但就是他的一个表情,让你看出他对什么东西更关注。调研报告不是没作用,有作用,它很难让你洞察某些东西,但可以去验证你的观点和判断。

3. 在做产品的时候,我们总是对产品进行更改腰线弧度等,但这对产品的研发和上市时间影响很大。选择更改产品是基于个人的产品敏感度,还是营销的考量?

刘作虎:这个很难用语言描述。你说 0.4 好还是 0.6 好?0.4 好究竟好多少,没法去量化。就是你每天拿起来看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个(ID)稍微改一点点,他就会看着更舒服,那就改呗。当你把它做到一个完美状态的时候,你自己就会很有信心。用户也许不知道你哪里改了,但他其实是能感觉得到的。我们做 ID 设计的模型,我们做产品的当然知道弧线有点点问题,不是太好,但给你同事看的时候,他不知道哪里不好,他就觉得哪个地方好像有点怪。用户是能感知到的,其实就是一点点,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点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4. 我们知道产品是平衡的艺术,那么在设计,做工、性能、闪充、续航、屏幕、系统等方面,你是怎么权衡的?

刘作虎:这也是一个感觉,没法去制定一个标准。你比如说,机器的厚度直接决定电池的容量,你做厚一点呢,电池容量大一点。但机器就会显厚点,但你去怎么平衡,你说不出来,但就这个感觉这个厚度,这个电池容量也 OK,你说 3400 mAh,厚度增加 0.1 mm,电池可能增加 80 mAh,那增加个 0.2、0.3,可是我就觉得增加 0.1后,整个弧度的光影都变了,就不舒服了,我就接受不了,3400 够了,这就是一个平衡的过程。当然,我内心肯定有一个优先级,比如我坚持 ID 一定要保证,但不是绝对的,你比方说我要做个 7 mm,当然会更薄更好看,但是电池也太小了,用户没法用,这就是一个平衡。我们电池,续航一定要保证够用,不要说我们做一个 4000 mAh,把它做到 7.5/7.8。造型,首先还是要漂亮。在漂亮的基础上,电池容量做到越大越好。

5. 你强调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感觉?

刘作虎:这种感觉来源于一种经验。比方说你在生活中经过一次教训之后,会更加坚定你的某些判断。如果你看一款产品,从头到尾看就没有对它激动过,那肯定是不行的。如果你以后还有一款产品真的是这样的时候,那就是很危险了,就千万别干。你说机身做薄,摄像头凸起,拍照好,凸起其实影响不大。但做薄,机身看起来就很纤薄,用户一看就“哇,好轻薄”。一下子就爱上了,第一印象很重要。你说用户对你的第一印象都没了再说电池容量很大,人家子选择的时候根本就把你排除在外了。你去看一个女孩子很邋遢的时候,你会再去看她有什么内涵吗?所以,用户的声音要辩证地去看,用户说增加 0.1 mm 增加电池容量,其实是不知道 0.1 mm 对造型的影响,多一点或者少一点,整个手机的气场就变了。所以我们在 OnePlus 3 发布会上说:雅和俗之间,也许只差 0.1 mm。

6. 大家都知道谈手机行业绕不开苹果,你自己怎么看苹果呢?

刘作虎:苹果其实是很受尊敬的公司,我们不是去挑战苹果,而是去学习,怎么样跟苹果做得一样好!我们说学习苹果,是学习苹果的产品理念。很多媒体不会听话,以为你抄袭苹果。其实我们是要学习苹果对产品的追求。他的理念是很值得学习的,但也是很难学习的,这种理念就是对细节的专注和追求,这方面苹果做得真是非常棒,这个行业里没有第二家超过他的。前段时间有篇关于苹果“黑科技”的文章,要做到那样,还是非常难做到的。花大成本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很多东西即便你愿意,供应链也不一定陪你玩。

7. 你觉得我们在哪些方面做得接近他甚至超越他?

刘作虎:我们有自己的追求。根据不同用户的需求,找到差异化,像系统,针对不同的人群,iPhone 的调校方向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我现在很难适应 iOS,我希望滑动更快一点,iPhone 的滑动太慢了。可能对他的用户觉得挺舒服的,但我就希望我们的系统滑动很快。当然两者的前提都是不卡顿,只是调校的方向不一样。我们做到极致,他也做到极致,是两种不同方向的极致。

8. 硬件方面呢?

刘作虎:我追求薄啊,iPhone 也薄,但弧度不一样,我们追求两边弧度和棱线呈现出来的美。你看全球几十亿人,每个人审美是不一样的,可以分为几类用户群体。有些人喜欢圆润的,有些人喜欢硬朗的,你只要选中一个细分的市场,把它做到极致,你就很成功了。苹果有苹果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追求不一样。比如你看相机的调校,你比方三星就不追求高像素,使用 1200 万像素,单个像素面积大,追求夜景亮度,有的追求 2000 万,我们追求 1600 万,够了,我们想做的是怎么样在 1600 万里做到极致,夜拍做得更纯净,而不是一味地追求亮度,这里面其实就是产品的平衡。我们说在产品上学习苹果,意思就是说不管你走哪条路,但要在这条路上走到极致。手机是差异化的产品,有不同的需求,看你怎么抓住这帮用户群体,把他做到极致。

9. 如果用两个关键词形容 OnePlus 手机的设计,你觉得“硬朗”和“优雅”准确吗?

刘作虎:差不多是这个感觉。因为我一直有一个经验,圆弧的东西,稍微一不小心就会变得很俗。有棱线的东西,稍微一点精气神就出来了。你看布加迪的汽车,完全是弧线的,布加迪的 CEO 说:“我们是一家优雅的公司”。你看汽车做起来很简单,其实是非常难的。苹果呢,他做圆弧,是个标准形态,已经做到了极致。你要把圆弧做的跟他不一样,那就很难,但我们也有弧线,背部弧线。我们就为了背后这一个弧线,调了 N 多个版本,就是因为你稍微一不小心就做的很俗。你今天看觉得很舒服,过一个月看,可能就很没有气质。稍微 0.1 的变化就觉得整个气质就变了。所以弧线是最难把握的,但我们比较讨巧的是有硬朗的棱线在,只要有这条清晰的棱线在,就会变得耐看,让他有个精气神在里面。你看宾利的车,有棱线就很耐看,当时设计一加3的时候,我就看宾利欧陆的车,我也说不上来,但就是很好看,有一股精气神在里面。

10. 产品要追求极致,开发、上市需要限定时间,那最大的挑战是时间吗?

刘作虎:开发的同事最怕的是我老是改东西。这个没有经验,这我觉得不是时间问题,是追求的问题。就是你敢不敢这么干?我就觉得不舒服我再改,很多公司一个月两个月就搞定了,就觉得差不多了。我们觉得不舒服就继续搞啊,我们新品的模型不知道做了多少版。我以前见到有一些创业公司创业的。都说,怎么把产品做到最好,他们说我也想啊,但一想到时间,市场机会,产品生命周期 ……一想就会妥协啊,往往一妥协,就不可能做出好产品。时间的代价当然很大,但要不要坚持呢,这就是考验你的时候。很多道理大家都懂,但就看谁能坚持到底?我就是坚持 ID 第一,宁可晚个 3 个月,也要把它做到我想要的效果。

11. 按照我的理解,去年我们做好了里子(硬件),这也是你最关心的地方,里子好了。面子(软件)还满意吗,都有哪些要求?对于氢 OS,现在功能已经逐渐补足,之后会有什么规划?

刘作虎:我都关心,系统在 16 年总算稳住了,给我们打好了一个基础,今年我们会慢慢做一些锦上添花的事情,但在这上面我们相对保守一些,也会慢一点。因为你换一个平台,要把它做稳定,其实工作量没减多少,所以我们还是一样,快稳省放在第一位,后面慢慢再做,一定要稳。

“我要的是一个精致的包豪斯。”

刘作虎:之前有人说“海外用户喜欢原生,原生什么样子,就要做成什么样子。”我一直反对这种做法。虽然氢 OS 遵循原生,但并不是完全就把原生的东西照搬过来。前段时间我就给系统团队强调:氢 OS 要保留原生 Material Deisgn 的框架,整个大的交互逻辑不会变,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都可以改。好比装修,你要把承重墙和整个骨架都保留,然后再去别的地方优化。比如这里破了个洞,补起来,那面墙粉刷下等等。
我给团队讲,氢 OS,我想要的是一个精致的包豪斯。意思就是:氢 OS 的框架虽然是原生的,但是要做到更精致。你看很多欧美的建筑,一看就非常的漂亮干净且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我不要花里胡哨的东西,只需要让用户进去一看就会觉得很精致。

我们去英国的时候跟用户交流,他们说,我知道一加的系统就是原生的 Android。我就问他,你觉得什么是原生?用户想了半天说“你看这个图标就是原生的风格……”我当时就给团队说:这话我大半年前就给你们讲过,大多数用户看到“原生”,第一印象是一张桌面,大部分人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原生,他们只是感觉这个桌面像,所以就是原生。我们要做的,是把用户的这个感觉提取出来,在这个基础上做到更好。另外一个是快速跟进大版本,这是是我们今年的战略重点,是我们 ROM 团队的使命。

12. 在营销方面,我们很“含蓄”,既没有跟别家撕逼,也没有搞大新闻,一直都在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手机。所以营销方面,虎哥对自己的团队是怎么要求的?

刘作虎:很多品牌的营销方式其实大家都很厌恶,动不动就喜欢吹牛,干掉谁谁谁。不排除某些用户可能会吃这一套,但是我相信大部分人会对这些噱头感到厌恶。苹果是家受人尊敬的公司,它做产品的理念值得每个品牌去学习。但是有的品牌做营销总是想干掉苹果,然而他们做出来的产品体验跟苹果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的市场是个全球市场,这样的方式我认为对我们的用户没用,我们的用户是一群知性且理性的人,对他们来说,用类似上面说的这些营销方式,他们只会很反感。靠好产品的口碑说话,说白了就是让用户拿在手里,真正地去获得实实在在的体验。也只有当用户获得这些好的体验,他们才愿意帮你去推荐。这种的方式正好符合我们的用户群体,也能让我们不随大流,安安静静地做出更好的产品。虽然慢一点,但心里踏实。

我们刚去印度的时候,是一个全新的手机品牌,但并没有打算以便宜的姿态去开辟印度手机市场,我们的手机在印度市场的售价仅次于苹果和三星。用户要花 400 多美金买一个新的品牌,这样的一个产品要想获得很多用户的认可,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那么什么样的用户才会买 OnePlus 的产品呢?只有充分了解你,理解你,认同你 OnePlus 产品的人才会买,这个来不了虚的,毕竟用户是拿真金白银在支持你。你说你要吹牛逼,比谁谁谁厉害,人家根本就不信啊,所以我们务实、踏实,大家反而会更喜欢。每个品牌就跟人一样都有个性与气质,不同个性的人有不同的朋友。流氓有流氓的朋友,像我们这样的人去跟流氓做朋友,做不了对吧。

13. 你曾经说过 OnePlus 的做法就是先做好产品,然后吸引一些人买了之后,让他们把口碑传播出去,最后吸引更多的人购买,是一种“漏斗型”的做法。但是这种做法要比先投广告然后吸引人来买的“喇叭型”要慢很多,对此怎么看?

刘作虎:慢,但是走的更扎实啊。这个真的是用户买了觉得好才会推荐给朋友。你看现在的用户,很多都是推荐过来的,经常有人跟我讲“你看我都推荐几十部出去了”。前几天 OnePlus 在班加罗尔的体验店开业,碰到一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来买手机。我有点惊讶,就去问他们:以前知道 OnePlus 吗,为什么会来买 OnePlus 手机?他们说:是我儿子推荐的。哇,我当时就觉得很有意思,这也会让我们继续保持这样的做法,靠好产品去做营销。

14. 有点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感觉,这样会不会有点吃亏呀?

这有什么吃亏的呢?这是你针对你目标用户最好的方式有什么吃亏的呢?慢慢来呀,你把产品做好了你会发现营销不用花大力气。你说产品不好的时候营销好有个毛用,反而起到了反作用。你实在一点反而更好,没必要搞噱头,噱头只是一时的。包括在海外也是,再过几年看,所有东西都会回归本质。

 

【编后记】

工作中的刘作虎,在想问题的时候,总喜欢在自己位置背后来回踱步低头沉思。他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但大多时候,他喜欢跟员工坐在一起。

此前公关品牌经理 Shining 告诉我说,Pete (刘作虎) 是个很难写的人,他不像别家 CEO 那样出口成章,随口就蹦出一句金句来,记者关于他的文章很难像其他人那样出彩,更像是一个朴实的产品人。他痴迷的还是产品,刘作虎自己也说,“其实我不喜欢采访,我更喜欢自己躲在背后,踏踏实实地把产品做好。”你跟他聊产品,他会很得意地掏出手机为你介绍你看这个角度,看起来十分舒服;这个弧度,我们改了很多版本,摸起来大不一样,这里,我们为什么这么改……吧啦吧啦。

在我们整理的这篇采访中,刘作虎提到“产品”二字不下 50 次,足见一个产品人对产品的重视与偏执。

他似乎又是个愿意花大力气,做小事情的人。在此前我们对 ID 设计师的采访中,设计师回忆,背部的弧线本来定下来了,但过几天刘作虎说看着有点不舒服,又叫着他,坐在电脑旁一点点的调整。对他来说,越是心里过不去的东西越在乎,一定要改到满意为止,否则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做好产品和服务,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做便宜这条路上,有太多的竞争对手。在旗舰机上做到极致,这条路才会越走越宽。服务,我们要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客户满意。这是刘作虎在公司内部最近在一虎一席谈上讲的话。也是我们在内部不断听到的话。每隔一段时间,刘作虎就要以这样的形式,和员工坐下来一起分享公司的一些事情。

曾经有评测这样评价: OnePlus 就像一个练武奇才,骨骼精奇,日进千里。无奈步入江湖较晚,还需沉下心来,苦修内功。想想也是,毕竟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要做好一家慢公司,确实很难,但也很难得吧。

Never Settle.

 

0/150
  • 全部评论(205)

  • 我的评论(0)